金沙9159登陆-金沙澳门9159官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9159金沙游艺场

刀尖(第八章 第2节)

时间:2019-11-30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麦家 点击:
刀尖(全文在线阅读)   第八章 第2节

  刘小颖杳无音讯,书店形同设虚,但我在办公室枯坐时,还是经常会拿起望远镜看看它。没办法,习惯了。这天午饭前,我又习惯地拿起望远镜看,竟然发现书店门口的炉子又在老地方出现,冒着熟悉的烟气。

  我简直不敢相信!

  我闭了眼,又睁开眼再看,不是幻觉!

  沉稳一点,我应该吃完午饭去看他们,可我稳不住,太意外了!我当即出门,往书店直奔而去。刚走出大门,我看见书店里跑出来一个孩子,是刘小颖的儿子山山。以前山山一直在南京,他爸爸出事后才送回老家去寄养,所以我们很熟的。他老远看见我,高兴地朝我跑过来喊:“金伯伯,金伯伯……”我朝他跑过去,抱起他,亲着他的小脸蛋,说:“山山回来了,山山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他说:“我们昨天晚上回来的。”我问:“老家好玩吗?”他说:“不好玩,村子里有好多日本鬼子,用皮鞭打人,好可怕。”我轻轻捂住他的小嘴,说:“不要乱说话,要叫皇军。”山山声音更大了:“皇军真的打人,把一个老人打死了。”我问:“皇军有没有打你?”山山说:“皇军不打小孩子。皇军给小孩子糖吃。”说着从身上摸出两颗糖,让我吃。我说:“山山留着自己吃。”山山说:“我还有好多,皇军给我发了好多。”我问:“哦,你妈妈呢?”山山说:“妈妈在扫地。”话音未落,刘小颖出来了,发现我和山山在一起,张了张嘴,却没出声,迅速回了屋。

  我对山山说:“走,我们去找你妈妈。”

  山山说:“我妈妈现在经常哭,昨天晚上把我哭醒了。”

  我说:“嗯,那山山更要听妈妈的话了,不能让妈妈生气。”

  我们手牵手走进书店,刘小颖置若罔闻,就是不转过身来迎接。山山喊:“妈妈,金伯伯来了。”刘小颖这才转过身,冷冷地对我说:“我们昨天傍晚到的。”我走近她,说:“山山跟我说了,家里都好吧。”她答非所问的说:“以后你别管我们,我会照顾好山山的。”我笑道:“你在说什么啊,我在问你家里好不好。”她说:“有什么好不好的,反正……就这样……”顿了顿,又说,“我会去跟鸡鸣寺说,是我自己闯回来的,跟你没关。”我说:“回来好,我还准备去叫你回来呢。”她说:“我觉得这……不公平,让我就这么离开组织。”我说:“你是应该回来,我这边工作需要你。”她吞吞吐吐地说:“我……希望……我们只保持工作关系,反正我……不是为……那个……回来的,我可以照顾好山山的,一定,你放心好了。”我说:“先别想那些,回来就好。”

  山山捧着好多纸包糖从里屋冲出来,向我夸耀,“金伯伯,你看,我有好多好多糖。”我说:“就是,这么多,都是日本鬼子给你的。”山山说:“是皇军,金伯伯,不能乱说的。”我笑笑,对刘小颖说:“是我刚才教他的,孩子就是学得快。”山山说:“你吃吧,金伯伯,你吃一颗,很甜的。”我说:“山山留着自己吃吧。”他说:“我屋里还有好多,真的有好多,给你,金伯伯。”我拿了一颗,说:“好,谢谢山山,这个糖呢,小孩子不能多吃的,一天只能吃两颗,吃多了牙齿上要长出这么大的虫。”山山吃了一颗,说:“我今天还没有吃过。”刘小颖不耐烦地推一把山山,“进屋去,别在这儿闹。”

  山山乖乖地进去了,我对刘小颖简单介绍了一下组织上安排陈姨到我家做阿姨的情况,对她说:“就让山山去我家吧,阿姨可以照顾他的。”她说:“像什么话。”我看着她,说:“你也去吧,达达也需要一个妈妈。你看,什么时候我们去……办个证。”她坚决地说:“不!不可能的。”我说:“为什么?”她说:“没有为什么。”我说:“可我要对陈耀负责。”她说:“你别管他,他死了,他就这么狠心抛下我们母子俩,我恨他!”营区里传出下班的号声,她听了像得救似的,说一句:“你走吧,开饭了。”转身去了里屋,而且当即关了门,把我晾在外面。

  我怔怔地立一会,默默地走了。

  革老得知小颖回来后,把我叫去痛骂一通。他以为是我把她叫回来的,我懒得解释,任他骂。他骂够了,问我:“难道你真的要跟她结婚?”我说:“是。”他更火了,一把揪住我的胸襟责问我:“那你告诉我静子那边怎么办!”

  我说:“难道你要我跟静子结婚吗?”

  他说:“你以为你娶了刘小颖她还会跟你好吗?”

  我说:“我可以不告诉她。”

  他说:“你放屁!你以为你带回家的是一只猫啊,可以藏起来的。”

  我说:“我们可以暂时不住在一起。”

  他说:“你敢!”

  他威胁我,只要我娶刘小颖,他就上报重庆,将开除我的党籍和军籍!我跟他大吵一场,要不是革灵突然闯进来,真不知怎么收场。革灵进来时,手上拎着一只药箱子,风尘仆仆的样子。革老急切问她:“见到人了没有?”她说:“见到了。”说着从药箱里取出一封信,递给革老。革老看看我,对我说:“你先出去一下。”

  我说:“那我走了。”

  他说:“先别走,呆会再说。”

  我出来不一会,革灵也跟着我来到院子里。起风了,外面见寒了,秦淮河却赤着膊在站桩,任凭寒风肆掠,岿然不动,像一座石像。革灵带我去了另一间屋,病房,坐下,看我气得满脸通红的样子,幽幽地问我:“你们在吵什么。”我没说实话,只说:“没什么。”她说:“我刚去会见了王(天木)特使,又有任务了。”我问:“他怎么在这儿?”她说:“专程为这任务从上海来的。”我问:“什么任务?”她说:“静子那边的事。”我一个激灵,问她:“那边有什么事?”她说:“不是你说的嘛,你要父亲问问重庆,天皇幼儿园是不是有什么情况,一问还真问出了情况。”

  我问是什么情况,她说的情况和我听说的差不多。她不知道我是从林婴婴那儿听说的,以为是我从静子那儿探获的,跟我解释说:“怪了,我听王特使说,这事共产党早已经插手了,他们几个月前就把情况通报给重庆,要求我们配合他们行动。”我说:“那为什么我们这边一直没接到通知?”她说:“重庆不相信有这事,直到我们去电询问,才关心起这事,然后临时又去找共产党了解情况,确认后,这才下达任务。”我说:“以前肯定没有下达过任务吗?对任何人。”她说:“肯定,王特使到现在都觉得这事听上去有点玄,让我们先以探明情况为重,不要贸然行动。”我说:“那会不会是一号单独给某些人下达的秘密任务呢?”她说:“怎么可能?一号的华东地区的事哪一件王特使会不知道。”

  我想也是,作为一号的特使,像这种纯公务的事一号有什么可对他隐瞒的,再说了,如果要对他隐瞒不可能到现在又交给他来处理。而林婴婴口口声声说,这是一号给她下达的任务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只有一个想法:

  林婴婴或许是个共产党!

  这个想法一落地就蹭蹭地长大了,活了,因为她留给我的诸多疑点、空隙,在这个想法面前很容易都弥合了。这个晚上,我有一种坠入深渊的感觉。我是步行回家的,天气冷了,我心里更冷,走到最后我浑身哆嗦起来,回了家后陈姨看见我这个样子,紧张地问我:“出什么事了?”我说:“没事。”同时我在心里说,事情出得太大了,我都快受不了了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金沙9159登陆-金沙澳门9159官网

xml地图